“自拍美颜”是技术谄媚人性吗?38位文化艺术与

 公司新闻     |      2019-11-12 21:38

很多人疑惑,在现在越来越数字化的时代,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不那么有科技感”的文化和艺术?科技是在把文化艺术变成快餐吗?科技与文化的边界在哪里?带着这样的疑虑和焦虑,11月9日,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著名哲学家周国平、国际知名艺术家徐冰、著名作家毕淑敏、科幻作家郝景芳等38位来自文化艺术与科技领域的大咖,与近千名观众齐聚第四届腾云峰会现场,对“如何在数字世界安然栖居”主题进行了一场深入的跨界探讨。

在论坛对话单元上,围绕科技创造的“温度”,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介绍说,因为技术带来了很多的复制,很多的虚拟结束应用,甚至出现了造假应用,主播千人一面,我们看到的只是技术虚拟出来的美丽外壳,真实鲜活的生命在哪里?一直是科他对未来来充满了憧憬:“科技拓展生命疆界,人文守护心灵道路。”

著名作家、心理学家毕淑敏、建筑设计师青山周平和腾讯量子实验室负责人张胜誉博士就科技与人的关系进行了深入讨论。毕淑敏对数字时代人的心理状态和幸福体验,有着自己敏锐的观察和体验,她认为一些技术针对了人性的弱点,它谄媚了人性中幽暗的部分,如自拍美颜功能。科学是中性的,那么技术就带有强烈的倾向性。她希望技术从业者具有更高的人性。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分享了自己对科技向善的理解,他认为向善是基于人性的,是“向美”,也是“向光”。过去三年,腾讯和故宫博物院共同进行了一系列结合科学与艺术之美的探索,让传统文化以丰富的数字形式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双方推出了故宫QQ表情、《奇迹暖暖》的故宫传统服饰主题、以故宫南迁历史为素材的原创漫画《故宫回声》、“玩转故宫”地图导览小程序、天天P图——“故宫国宝唇彩”换妆和《古画会唱歌》音乐专辑等十多个项目,让年轻人之间流行起了“国潮”。

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著名哲学家周国平、国际知名艺术家徐冰、著名作家毕淑敏、科幻作家郝景芳和建筑设计师青山周平等文化艺术领域的代表性人物到场,并与腾讯量子实验室负责人张胜誉、腾讯AI Lab 腾讯Robotics X 实验室主任张正友、腾讯多媒体实验室总经理刘杉等腾讯杰出科学家们对话,探讨科技赋予文化、艺术和人的生活的更多可能性,从专业角度分享自己在数字时代的观察与思考。

身为科幻作家的郝景芳,曾就读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后来读了经济学的博士,一直用业余时间写小说,目前在做很多与跨界相关的工作。她认为科技、艺术和文化,都是推动人类历史走到今天不可或缺的力量,而科学人文、艺术归根到底应该是人性,人们内心深处天然就渴望真善美的合一,现实生活中也不应把科技、人文、艺术分得那么开。“今天的科技,就是未来的文化。人类应该努力缩小不同人群的认知差距,让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被所有人共享。”

在谈到对“善”的理解时,哲学家周国平认为,善是哲学中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从苏格拉底、柏拉图到亚里士多德,他们的哲学讨论的核心就是善。“善就是好的生活”,周国平认为,从科学技术的角度来说,科学技术怎么带给人们一种好的生活,这是向善的含义。在他看来,科技向善要从四个层面去理解,第一是功用层面:科学技术给人类生活各领域带来进步、便利和效率,也可以对人类文化有保护作用。第二是社会层面:公平正义和科技普惠,知识共享和知识产权的兼顾。“怎么样使科技成果给社会各个阶层比较平等的享受, 科技普惠就是这样的概念,包括互联网上知识共享,知识共享和知识产权的保护怎样兼顾等涉及公平正义的问题。

第三是伦理层面:在生育干预、基因工程、克隆人等层面,对人性价值和人类伦理价值的尊重,科技的伦理底线究竟在哪里?现在科学发展最前沿的是生命科学和计算机科学,其中很多涉及对人类伦理、家庭伦理的挑战和威胁。他提出要从伦理角度探讨科学技术的边界问题。

第四就是精神层面:即对精神价值的尊重。科技能否让人的精神生活得到更好的发展。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发展是否要遵循一些自然的基础规则?科技促进物质进步的同时,要想提高人类精神生活的品质,就需要科技和人文进行合作,来解决这个问题。

王旭东院长认为,当人的善大于恶的时候,科技一定会向善。所以,科技向善主要还是人的向善。

对于周国平的担忧,从事科研近35年的张正友作为科学家,秉承“科技有道,择善而行”的理念。他从历史角度分析说,人类经历过多次技术革命,但每一次技术革命都极大促进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人类即将进入信息智能化的社会。张正友相信人类有足够智慧解决新技术带来的负面影响,短时间内人工智能不会发展到具有毁灭人类的能力,在未来即使有了这样的能力,人类也有智慧控制。社会、政府需要有政策和伦理规范,让技术最大程度上服务于人类,防范坏人利用作恶。企业也要从社会价值角度、人类价值角度选择,负起责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