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复苏遭遇输入疫情“二次伤害”:“华侨之

 公司新闻     |      2020-04-11 10:46

“本来我们客流一直在持续恢复,输入性疫情一来,大家很担心,客流又跌破5成了。”...

作为广东省著名的华侨之乡——台山市一家连锁火锅店的店长,最近两个月,他经历了暂停营业—苦等复工—成功复工—客流增加—客流再度减少的波折。

“本来我们客流一直在持续恢复,输入性疫情增加,大家很担心,客流又跌破5成了。”刘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根据广东省卫健委的消息,3月30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例,分别为广州报告4例(英国、美国各输入2例);深圳、佛山各报告1例(英国输入)。全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138例。

刘宇所在的台山市,是广东省江门市代管县级市,有“全国第一侨乡”、“内外两个台山”等称号。

根据统计公报,台山在2018年末有户籍总人口97.07万人。但是根据此前的数据,有130多万台山籍华人华侨、港澳台同胞侨居92个国家和地区。

这一轮疫情,台山市并未受到严重的冲击,江门及其代管四个县级市,截至3月30日也只有23例确诊病例。

“以往像春节这种旺季,我所在的火锅店由早上开市后,店里能坐280人左右,但经常10点半排队到晚上9点左右,客流量可以说是很大的。”刘宇表示。

他表示,年前不断班前班后给所有员工打气,鼓励员工,自己也信心满满,争取做到个高业绩,但疫情出现后,人流开始逐渐减少,业绩也不理想。他们店里员工多,货品多,但只能干着急,后面不能营业了,所有人都人心惶惶,一方面担心疫情,一方面是经济上的压力。

然而,由于火锅行业比较难做外卖,刘宇及其员工一直在家待业。好不容易等到了允许重新开业的消息,刘宇开始了艰难的复工准备工作,终于在2月29日重新开业。

“按照国家规定,要购买消毒用品和口罩,但是之前一直断货,我们采购的过程很不容易,也就是在临开业前几天才买齐物资。然后一切准备就绪后,通知一部分员工回来上班,分批上班。开业后我们也严格要求每天的卫生保证,包括每4小时全店消毒,员工每一小时测体温,客人进来测体温加酒精消毒液才能进来之类的。”刘宇说。

“一开始真没什么人,都是零零散散的客流。一直到3月底,情况渐渐好转,客流恢复到原来50%以上。”刘宇说。

不过,在境外输入性病例增长的影响下,火锅店客流再度减少,尽管对于台山来说,输入性疫情尚未造成实际影响。

刘宇表示台山市是华侨之乡,尽管目前还没有输入性的确诊病例,但有输入性疫情这么一说法后,客人流量再次下降,现在又跌回了5成之下。

客人也不敢放松警惕,对食品和卫生方面要求高很多。刘宇认为,这次疫情可能会对餐饮界大洗牌,食品卫生和环境卫生都全面升级。目前,为了吸引客人,刘宇所在的火锅店正在进行一系列促销活动。

被问及大概需要多少时间才会恢复到正常营业水平时,刘宇并没有给出明确的预期,“不好说,真不好说,起伏不定的。”

感受到输入性疫情对餐饮业复苏冲击的,并非只有台山一地。同为江门代管县,开平也是广东省著名的侨乡,“开平碉楼与村落”是中国首个华侨文化的世界遗产项目。

他的小餐馆已经经营了18年,自己又当老板又当员工,只要准备工作到位,他一个人就能使餐馆运转起来。平时生意一般,但到了春节就很旺。

等收到通知可以营业了,他着手准备,购买口罩,打扫卫生,对所有碗筷进行消毒,花了两天时间。但自从重新开业以来,客人是少之又少,

这背后的原因,他推测一方面是因为复工推迟导致人们手中的钱包“缩水”。此外,也不排除输入性疫情的影响。

身在佛山的黄琳(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她本来已经预期要出门聚餐,结果佛山近期确诊好几例输入性病例,把她的计划打消了。

和黄琳一样想法的还有梁仪(化名),她此前在特别的节日一般会外出就餐,居家隔离前的最后一次消费,她印象比较深刻,是在1月21日。

“当时坐公交发现已经有人戴口罩,好像才两三个人吧,我也戴了,但不是为了防护,只是有这个习惯。” 梁仪说。

后来,她就断了出去聚餐的想法。“没有特别想去,也没什么钱,在家待了那么久,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等有钱了再去也不迟。”

而且,她认为疫情形势虽然已经缓解,心里总还是有点防备,想在不远的将来,不用戴口罩去餐厅消费。

记者采访了两位近期前往餐厅聚餐的人士,他们认为从病例数量上看,其实现在风险已经很低。但是他们也表示,并没有任何“报复性消费”的冲动。“花费就是和之前差不多吧。”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按照疫情防控需要,居民主动减少外出购物,纷纷取消聚餐聚会,非生活必需类商品销售和餐饮业受到明显冲击。1-2月份,餐饮收入大幅下降43.1%。从广东省来看,1-2月份,广东餐饮收入下降37.8%。

随着疫情得到缓解,餐饮业复工步伐加快。以广州为例,截至3月中旬,全市超14万家餐饮企业,线下实体店复工率超七成,线上外卖复工率超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