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必须建设自身的“反脆弱性”

 公司新闻     |      2020-05-12 09:26

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看的哪一篇文章或者新闻里面,介绍了“黑天鹅事件”的概念,以及这个概念的创造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先生。今年这个庚子年发生了很多让人惊呼“见证历史”的事件,其中很多都被称为“黑天鹅事件”。

2020年过到接近一小半的时间,相信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什么叫“黑天鹅事件”了。通俗地讲,就是极小概率的重大突发事件,通常都是具有消极影响的。我们大部分人在和平年代生活惯了,基本上都已经习惯性地将一些国际大事当作听故事来消遣。可没想到的是,近两年的国际新闻,已经越来越多地影响到我们个人的生活和发展了。

从今年春节之后开始,陆续就有员工放无薪假、企业结业、商场店铺减员之类的消息出来了。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知道疫情是要命的。但是,越来越往后,我们发现疫情更加要钱。当然,命肯定比钱重要得多。只是,当越来越多的人面临收入减少、经济困难、甚至失业的风险时,我们应该怎么办?

塔勒布先生发明了“反脆弱性”这个词。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什么是脆弱?一只精美的玻璃杯,可能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销售价格,但是它有可能被轻轻一碰就破碎了。这就是脆弱。

有一些工作,比如高速公路收费员,看起来是吃公家饭的,稳定有保障可能福利也不错。但是,一旦公路收费取消或者被自动收费系统所取代,这些收费员就要转岗甚至失业。这也是脆弱。

有人知道炒期货,一般都是保证金交易,也就是说买卖期货合约并不是立即支付全款,而是只需要交付一定比例的保证金,比如10%。一旦期货价格下跌10%,那么这笔保证金就全部亏没了。这还是脆弱。

那么,什么是“反脆弱性”?根据塔勒布先生的描述,一只玻璃杯如果摔下来,摔碎了叫做“脆弱”,摔下来一只变成了两只完好无损的,就叫“反脆弱”。

同理,当收费站裁撤时,一个高速公路收费员不但没有因为转岗或者失业而遭遇困境,反而职业发展得比以前更好,这也叫“反脆弱”。

对于炒期货的人来说,如果期货价格大跌导致市场上的其他投资者损失惨重,而他却能仍然赚钱,这也是“反脆弱”。

很多人会说:正常人都知道玻璃杯要轻拿轻放,除了发脾气吵架摔杯子,平时大家都会小心保管玻璃器皿,更何况是那些昂贵的高价货呢。同样道理,吃公家饭的职业通常是这个社会最稳定的工作,怎么可能那样容易就失业了呢!还有,金融投资都是有风险的,有输有赢才是正常的,怎么可能所有人都亏钱的时候,你还能赚钱呢?

这些问题就谈到塔勒布先生研究的那些问题的本质上去了:随机与波动。塔勒布通过研究发现,那些整天研究风险并号称自己可以管理风险的专家,其实并没有能力控制极端的风险。而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极端风险的发生概率太小,以至于小到可以不去管它们。

塔勒布的研究让他确信:极端事件的发生概率,并没有绝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小。当年塔勒布先生还是一个没有经验的交易员,在一次股灾中幸免于难。他花了半年的时间研究了这事儿,结论居然是:他运气好。由此他写了一本书叫《随机致富的傻瓜》。

在这之后,他专注研究了那些著名的“黑天鹅”事件,发现人类几千年来都在反复被“黑天鹅”教训,却始终没有长进。比如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一出门就撞上了冰山;比如拥有地球最强军事力量保护的美国本土,居然会遇上“911”事件。

其实,人类社会很早就学会了对付所谓的小概率事件:保险。我们出门坐长途汽车有时候必须买保险,也就几块钱。但是,如果发生意外,可能可以赔偿几万元之多。从数额角度来看,保险公司从一个客户获得的收入只有几块钱,而万一赔起来就是好几万一个人。为什么保险公司从来没有破产呢?反而每年利润都那么好?

这是因为保险公司转嫁了它的“脆弱性”:随便翻开一本保险合同,都规定了一些不予理赔的条款,最显著的就是所谓的“不可抗力”,比如大型灾难或者战争之类的。

因此,对于客户而言,保险其实并没有“完全保险”。真正的“完全保险”,应该是将一切可能的情况都保障到。显然,对于任何一个组织、机构、团体、或者个人,没有任何一个外人可以给你提供这样的保障。这就是因为小概率事件总是会发生。

但是很多人会有疑问:小概率事件之所以叫“小概率”,就是因为它发生的机会太小了。就像普通人出去买彩票,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不会中头奖。既然如此,为什么庚子年我们能够动不动就“见证历史”呢?为什么小概率事件变得“看起来不那么小概率”了呢?

首先,对于个人方面,我相信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一个起起伏伏的过程。很多命理学的文章都说,人一生的运势是有高低的。运势低的时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不顺、倒霉、挫折、困难的时候。而相对应的运势高的时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顺利、走运、手气旺、步步高升的时候。

这样一看,我们就能发现,对于个人而言,所谓的“运势低”在人生的某些特定阶段,本就是必然的。那么,这些“运势低”的具体表现,就是那些特别倒霉事情的发生。也就是“小概率事件”发生了。

因此,对于个人而言,小概率事件的发生,并不是“概率变大了”,而时间到了它就自然来了。

其次,另一方面的思考,就是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为什么小概率事件看似越来越频繁了?我认为,这是因为科技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使得我们的生产、生活节奏越来越快。

以前技术水平低的时候,一天能做的事情的数量是很少的,比如人力种田。而现在,交通技术的发展让物理通行时间极大的降低,而信息技术的发展更是让很多事情隔空就能解决。

这两方面的技术发展,让我们同一段时间内,能够完成处理的、或者自己经历的事情的数量飞跃增长。从数学的角度来讲,事情发生次数的基数变大了,概率再怎么小,也足够积累出一次小概率事件了。

由于这种处理事件的速度的提高,一个大事件的发展和累积进度,也同等水平的加速了。比如,在农业社会,要积累一次所谓的“经济危机”,可能要几百年的时间。而现在,几十年甚至十几年就能积累出一次波及范围极广的经济危机。

这不是因为人的差异,而是由于技术进步,让一切事物的发展,都像是被按下了快进键。因此,小概率事件或者说“黑天鹅事件”才让我们感觉到越来越频繁地发生了。

那么,从个人的角度来讲,谈什么“命理学”或者“运势高低”,似乎有“宿命论”的嫌疑。如果命运都被注定好了,人还需要努力什么呢?躺着等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发生就好了。

其实,探讨所谓的“运势高低”,并不是让人相信命运已被注定,反而是为了让人生过得更好。这是因为任何一件看似“大势已定”的事情,所有细节却并没有明确啊。世界的未知,恰恰体现在那些细节上,而不是总体的趋势上。

因此,对于个人而言,我们要明确的是,倒霉的事情一定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关键问题在于,当它发生的时候,我们怎么应对?我们怎么继续之后的人生道路?

是提前布局,在“黑天鹅”降临的时候,稳健应对?还是没有准备,面对“黑天鹅”手足无措、甚至自暴自弃?如果你觉得真的走投无路了,会不会撑不下去而想要跳楼?

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建立“反脆弱性”的原因。既然人生的道路不只有鲜花和掌声,既然这个世界必然要面对“黑天鹅事件”,我们与其幻想着已经被塔勒布否定掉的“有效的风险管理”,不如建立自身的“反脆弱性”来应对必然到来的所谓小概率事件。

第一,首先在思想上真心地拥抱不确定性。必须坚定地放弃一切“稳定”的幻想:工作是稳定的,家庭是稳定的,健康是稳定的,等等。这些都是一厢情愿的幻觉,就像玻璃杯一样脆弱。

第二,打开头脑接收一切的新概念、新事物,然后用自己的思维去过滤,留下适合自己的一切。柯达公司的员工首先发明了数码相机,柯达却不愿意接收这个新事物,最后反而被数码相机所打倒。

第三,上面说的是“接收”,还不是“接受”。接收的目的是避免自己本能地排斥那些不熟悉的东西。先收进来,分析判断,对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在可能的情况下,低成本地去尝试。如果真正创造价值并取得成果,那么就接受,并探索有没有发扬光大的机会。

第四,持续的接收新事物并低成本试错,持续地这样“积极地折腾”自己,让自己适应“随机”与“波动”。这就是平时所说的“不让自己成为温室花朵”的方法。

第五,将一两个试错成功的积极成果,转变为自己的副业。在主业平稳的时候,让副业成为自己的兴趣爱好;当主业受到波动冲击甚至毁灭的时候,能够快速地让副业接替上来。

第六,坚持终身学习并锻炼好身体,让自己的价值能够持续的提升。最终,无论怎样的“黑天鹅”来临,你都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将失去的重新挣回来。(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