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捐款:教师道德绑架,变相强制学生募

 公司新闻     |      2020-07-08 14:45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出现至今,湖北作为一线灾区,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众多医院医疗物资告急。

尤其是处于重灾区中心的武汉人民以及一线医护人员,他们面临着缺少医疗物资,食品物资的处境。

与此同时,在这场疫情的狙击战中,各界爱心人士、企业纷纷行动起来,有捐赠食品的,有捐赠医疗物资的,有捐赠财务的;“病毒无情,人情有爱”,全国人民共同携手一起来打赢这场“疫情”。

按理说,为灾区捐物资,捐款,是自己的一份爱心,是好事。至于捐多捐少,都是自己的一片心意,。

捐款本应是一件体现高尚品德的事,但如今不知为何,提及捐款这个词,似乎开始变味了。

近期,有不少学生家长给我留言,述说到一些糟心事。(这些情况可能是个别现象,请大家理性看待)。

现在是我们全国人民共同抗击冠状肺炎,社会各界都在踊跃捐款,为武汉加油,各级中小学校也号召同学们捐款。

现在我孩子所在的学校在经过一次捐款后,觉得本班学生捐款太少,要求发起二次捐款,赶上其他班级。 学生们无论捐多少钱其实都是家长出钱,有的家长在单位要捐,村委会或居委会要捐,有两个孩子的两个都要捐。

再者学生家庭条件也不一样,有好有差,并且学校开学后全校公布捐款情况。这让家里条件一般,捐款数额较少的同学以后怎样在学校生活学习。这会不会使孩子学会攀比,学校的这种行为是不是变相的逼捐,或者说是变相道德绑架。

我在“非典”时捐过款,汶川地震时也捐过款,更早以前“98抗洪”捐过麻袋。无论哪次或多或少,只是尽力而为,略尽绵薄之力,偏偏这次捐的心里不咋舒服。

从这位家长的阐述中,不难发现,在学校号召的捐款行动中,教师有道德绑架,“变相强制”学生捐款之疑,引起了家长的反感!

在单位已经捐过一次了,自家孩子在校也捐过一次了,但因为捐款太少,老师发起二次捐款,这不明摆着道德绑架吗?再者说,学生没有收入来源,最后掏钱的还是父母,因此,大多数家长心里都不咋舒服。

当发生重大自然灾害时,为灾区奉献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帮助受难者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很多企业、单位在号召捐款时,甚至能看到“最低起步线”等字眼,你收入越高,要求捐款就越高,不捐甚至少娟还会被公之于众,遭到其他人的鄙视。

不难发现,如今的捐款,献爱心已经违背了慈善的初衷和本意了。爱心无国界,爱心无大小,慈善的本意是号召人们“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是一种自行自愿的行为,如果强人所难,有钱捐钱,没钱借钱也要捐,这还是慈善吗?

当慈善爱心被道德绑架后,留给人的并不是心善积德,而是攫取。当这种现象成为社会常态后,慈善、献爱心将成为一个名头。

道德绑架,变相强制捐款显示出了当今社会的浮躁与功利,捐款数额与功绩挂钩,数额少会让领导丢了面子,损失政绩,当权力参与到捐款中来时,使本应发自内心的捐款活动变成了生硬的政治任务。

捐款靠自行自愿,善心靠教化,莫要让浮躁的功利将善心变成硬指标,失去了温暖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