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样解读宋代经济,回顾历史特别记忆|大道知

 行业动态     |      2020-01-09 18:02

1月5日,国际儒学联合会儒学与企业管理委员会组织举办的第38期“大道知行讲堂”在北京德尔康尼骨科医院报告厅如期开讲,此次讲座主题为《宋代的经济发展及历史地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李华瑞受邀主讲。

讲座在全体学员的齐诵中正式开始,“大江东深圳信息技术公司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首豪放派诗词《念奴娇·赤壁怀古》,让整个会场充满了浓郁的学术氛围。诵毕,学员代表李珊珊作为敬茶人,与全体学员共敬李华瑞教授“敬师茶”,以示感谢与尊重。

宋代历史是人类历史长河中一段特别的记忆,随着不同时期研究方法和观察视角的不同,人们对宋代的认识也在不断变化,李教授从国内外学界对宋代经济发展的评议,“积贫积弱”论与“宋代 GDP 的全球占比”两个论点的看法,宋代社会生产力发展与中国古代经济发展中的“两个马鞍形”论,宋代夜间经济的兴盛看宋代经济发展汉唐不能企及、明清亦不能超过的历史原因三大方面进行了多样解读。

宋代经济一直是西方学界观察讨论的一个核心议题,从18世纪到20世纪70年代的系列学术进展中,日美欧学界对宋代经济发展都有很高的评价。与此相反的是,从五十年代到改革开放,国内学者对宋代历史的评价呈现批评、贬抑为主的态势,一般提到宋朝历史总是与政治上腐朽、学术上反动、经济上积贫、军事上积弱划等号。国内外对宋史历史地位的评价褒贬落差之大,在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实属罕见。

关于宋代的“积贫积弱”论,根据目前的研究,从国家财政和地方财政的角度而言,宋代地方财政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的“财匮”窘境;而从“民穷”的角度来说,宋代社会最底层的人民,与魏晋隋唐相比,不论是法律身份地位、迁徙自由以及谋生手段,都有较大的改善和提高,社会救济制度也远超后世,且大中城市里五万贯家财的富户人数众多,所以要辩证地看待宋朝的“积贫”。过去对宋朝积弱的认识为国势弱与军事能力弱两点,前者大多数研究者都不认同,对后者虽有质疑者,但未能得到充分解释。李教授认为,战争具有防御和进攻两种基本形式,宋朝战争失败主要是发生在主动进攻战上,而从防御战来看,则多能取得不俗的战绩。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及在全球经济总量占比的上升,使追深圳欣盾公司溯中国历史上经济发展的轨迹也日益成为研究热点,宋代因在中国经济史上的特殊地位成为了讨论的中心,出现了“宋代GDP的全球占比”论,这些估算主要来自英国经济史学家麦迪逊,虽然他面对的是缺乏最基本数据的历史时期,也未说明用了哪种核算方法和运算方式得此结论,但是此说法因迎合公众对经济“发展”的执着,也与近年来国人的文化自信相当合拍,经媒体不明所以地渲染传播,影响巨大。有学者不得不出面厘清,直指其不合理性。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漆侠先生提出了著名的“两个马鞍形”的观点,认为社会经济的发展“把宋代中国推进到当时世界经济文化发展的最前列”,并从冶铁技术和铁制生产工具的发展、人口的增长、垦田面积的扩大和单位面积产量的提高四个方面进行了论证,基本成为国内学者重新认识宋代经济发展及其历史地位的代表性论断。当然也有不同意见,主要体现在明清经济史学界,认为清代超过宋代是中国古代经济发展的最高峰。

“夜间经济”是上世纪70年代以后提出的经济学名词,又称“夜经济”,是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古代与之相对应的是“夜市”。严格意义上讲,具有现代夜间经济诸特征的夜市,起自中晚唐,到宋代兴盛起来并日臻成熟。夜间经济通常是在物流发达、商品交易频繁的条件下,才能既补充白昼经营之不足,又满足对夜间消费生活的持续需求,宋朝商品经济的大发展为消费市场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讲座最后,李教授概述道,进入21世纪,国际上开始重新认识古代中国在世界历史的地位,这也使得国内学者把宋代置于当时的世界历史背景下给予新的评价。目前,宋代经济革命说、宋代是中国近世的开端、宋代是中国古代的文艺复兴时期等观点散见于各类宋史论著。可以预见的是,宋代历史的形象仍将处于不断变化中,这也是宋代历史的魅力。

“大道知行讲堂”系列讲座由国际儒学联合会儒学与企业管理委员会组织举办,将持续举办深圳信息科技100场,让企业家和企业管理者,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武装自己,学以致用。下场讲座届时会在“大道知行”微信平台发布相关信息并开放报名渠道,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