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工场内部分享: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如何

 行业动态     |      2020-04-04 18:48

4月1日,创新工场举行了主题为“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生存法则”的线上媒体分享沙龙。本次沙龙由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主持。会上,张丽君提出2020年的教育行业关键词:“加速”和“平台化”。她表示,2020年创新工场会重点关注K12的下沉市场、低龄素养以及职业教育等等。

分享嘉宾有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大川、亲宝宝创始人兼CEO 冯培华、常青藤爸爸创始人黄任。

“无论是直播技术、线上线下的融合速度(2017年);还是在下沉市场、素养化(2018年);还是AI+教育和职业教育(2019年)。它们都在疫情期间被显著加速了。”张丽君对整个教育行业的发展趋势做出判断。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被加速了?张丽君提到了“用户认知”、“企业竞争”和“全面线上化”。整个用户认知被进一步加速。对于在线教育企业来说,过去要通过大量的营销费用和口碑传播去积累用户。现在,疫情快速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在线教学形式。流量获取大幅增加,获客成本适度降低,转化率也有所提升。

企业竞争在这段时间被加速演化。如果按照过去模式,可能会更慢进入到最终状态。现在经过加速,可能会更快到达最终的竞争格局。头部效应在这段时间更充分地显示出来,那些现金流和财务模型相对来说健康程度差一些的企业也更快的被淘汰。

全面的线上化被加速。这段时间,对于多数的教育企业来说,无论是线上的还是线下的,也经历了一个全面线上化的过程,不只上课教学形态被线上化加速,整个工作流程,从获客、到人员培训,再到内部管理,全都线上化了,并被进一步加速。”

虽然教育行业正处在“加速中”,但张丽君认为,能够在变化中胜出的企业要保证三点“不变”,即“真正优质的产品服务体验”、“差异化的师资和内容供给”和“健康的财务模型和更高的运营效率”不变。

张丽君还指出,平台化这个问题的出现是来自过去一段时间里已经产生的大量优质教育类供给。“我们开始有这样的一个思考:较优质的教育供给已经产生,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可能性,能够产生某种意义上的优质教育类资源的平台呢?这个是一个值得大家去思考的问题。我们认为,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之内,是有一定的可能性成长出来这样平台的。”

于大川对调优财务模型和管控现金流有三点建议:一,没有必要全部砍掉。豌豆思维在半年前就把整个投放团队全部裁掉,其运营成本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二,开放开源。于大川说:“所有的红利能上就全都上,包括直播,团购,包括裂变分销,包括社群,包括代理。开源的核心点是开放。”三,企业要关注自身承载能力。“有多大能力就承担多大的生意,过渡追求流量可能会造成负口碑,影响未来发展。”豌豆思维显然将这三条建议充分贯彻,在疫情期间实现了首单盈利,首单UE为正,并且在今年三月份首次突破单月九千万的业绩。

常青藤爸爸也实现了流量收入双增长。这也得益于他们在疫情之前就对自己财务模型和现金流的关注和管控。黄任指出,在市场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常青藤爸爸团队认为一定要自负盈亏,自己造血,而不是完全靠融资活。“我们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爆款课上面。然后通过爆款课在各大平台上面来拉我们的流量。包括大语文幼小衔接课、亲子英语课。”他还表示打造爆款需要有三个条件:人无我有的产品、合适的价格以及丰富的渠道。

张丽君总结认为,在资本下行周期,未雨绸缪很重要。她建议教育企业不要贪多。尽量把没有必要的动作全都砍掉。不要盲目增长,慢就是快。另外还要充分关注自身的现金流,不能依赖融资,而是要不断练内功。

目前,国内疫情已经逐渐进入了恢复期,疫情期间的大幅流量新增,如何在疫情后继续转化为长期有效的活跃留存用户,最终成为忠诚用户?

对此,张丽君明确提出:短期流量增减只是暂时的,运营还是要从长期来看,尽量不要被短期趋势影响长远的业务发展策略。针对短期新增用户的特征,可以实施针对性的产品留存和运营策略,但是最终还是要关注业务本质和基本功。

冯培华表示,在疫情中,流量在短期肯定会发生变化。但业务发展要从长计议。“对我们来说,我们怎么去应对需求的反弹或者流量的变化。宗旨还是看我们是不是为用户提供了价值,如果是,我们就一步步去做。比方说我们付费课的内容,我们可能会加快招人来满足现在用户的需求,这样的事情我们需要做。”冯培华说道“不要太在意短期的变化。”

黄任则认为,“产品质量好的公司可能不太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口碑传播其实非常强。我们也可以看到,二月份是家长最恐慌的时候,二月份我们的收入、利润和流量都达到历史新高。三月份疫情已经缓解了,大家的恐慌心理也大大减弱了。但是我们的收入、流量和利润比二月还要好。所以我觉得还是取决于企业的基本功,产品的底子打的扎不扎实,新来的流量能不能接得住,接住以后能不能做裂变。”

疫情发生以来,OMO成为讨论焦点。一部分人认为OMO是教育行业的未来形态,另一部分人则反对这一观点。张丽君表示,OMO这个概念无论是在2017年提出之时,还是当下都不是伪概念,而是被泛化了。当下一些企业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OMO,只是用这一概念来表达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趋势。

“真正做到OMO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它不是简单的线上企业到线下去运营,用一些地推方式获客,也不是线下企业用微信群去招生。真正的OMO是线上线下场景的深度融合。我们认为的OMO的模式有如下几种:

第一,线下双师模式:以爱学习教育(原高思教育)为代表。线下双师模式是老师通过远程双师的方式给线下教室里的孩子们上课。一个老师可以给线下一个或者若干几个辅导机构里面的孩子同时上课。通过这种模式,给下沉市场的线下教育辅导企业带来了更多优质供给。

第二,体验中心模式:以东方优播为代表。体验中心模式是在线下开实体店面进行招生,辅助家长完成体验和转化,但是整个的教学场景是在家里,孩子线上独立完成,这个和典型在线教育机构的模式类似。

第三,学习中心模式:以松鼠AI为代表。学习中心模式源自日本的kumon(公文式),他们在线下开教学店面,学生主要通过iPad或PC来完成学习过程。”

张丽君以高思教育和飞百教育为例说明,真正实现OMO的企业必然在某一端已经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然后再去探索另外一端。目前我们看到的这些探索多数都是线下有真正深入的经验的创业者,把线上直播的教学模型嵌入进来。”